6451

 

 

1.   


父親把黃美英帶到全州自己的姐姐、美英的姑媽家的第二天就離開了。   

他給姐姐留下了一筆錢作為美英的生活費和學費。這是一筆不少的數目。  
 

父親跟美英告別的時候說,“你要聽姑媽的話,在學校好好讀書,等爸爸安定下來了就接你回家。”  
 
美英定定地、面無表情地望著父親,沒有說話。   

“美英,你要乖呵,要聽姑媽的話。”美英看見父親的眼睛閃著亮光。

 

  這時父親轉過臉去,揉一揉她的頭髮,走了。

 


  那年美英十四歲。父母離婚。父親堅持要到了她的撫養權,這是他同意離婚的唯一條件。   

但是他知道自己並不能照顧一個未成年的女孩,所以把美英託付給了首爾的姐姐。   

美英的姑媽黃菀茹那時三十多歲,一直未婚,是個獨身女子。   


美英非常懂事,也非常沉默。   


姑媽待她很好。   

可是,那是姑媽,不是自己的生母。   

連親生母親都可以說離開就離開了,美英不知道這個世界上什麼是靠得住的。   


爸媽最初天天吵架的那個時候,美英怕得不得了,她很怕失去這個家失去爸爸或者媽媽。

 

 

  

她在他們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不停地哭,不停地哭,這時媽媽過來摟著她給她擦眼淚,說,

 

“不哭,美英不要哭。”   

 

“爸爸媽媽會不會離開我不要我了?”美英一邊抽泣一邊問。   

 

“不會,媽媽永遠都不會不要美英,美英永遠都是媽媽的乖女兒。哪怕以後爸爸媽媽分開了,媽媽和美英也不會分開”,母親像在表決心似的說。

 

  

這是母親對美英說過的話,可是,最後她跟父親離了婚,還是跟美英分開了。

  

要父親在離婚書上簽字那隻有一個條件,就是美英的撫養權必須歸他。   

 

母親爭了很久,最後放棄了。   

他們這樣問她,想跟著父親還是母親?美英從來都是沉默,不回答。   


她不想在父親母親之間選擇誰,她愛他們兩人,曾經。後來,漸漸地,在他們吵得已如不共戴天的仇寇時,

她非常地絕望和疲憊。   


她厭煩再聽他們爭吵。有時候她會想到死,最好是得了不治之症,在即將失去父母失去這個家的時候先死掉。

  

可是她沒有能夠如願以償地得上絕症,她還是經歷了父母離婚的整個過程。

  

她已經無所謂他們誰爭贏了誰輸了。她對這件事情已經厭倦萬分。

  


她從這件事情上發現大人都是靠不住的,哪怕是自己最親的父母。

  

美英從那以後只想快快長大,可以獨立,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不再依靠任何人的承諾。   

她不再信任任何人。   

 

 

從那個時候起美英變成一個沉默寡言的女孩。

 

也許,她從來沒有歡愉過。   

 

短暫的生命於她而言歡愉很少。   


父母辦完離婚手續後美英從家鄉首爾轉學到全州。

 

是中途轉的學,直接插班到了全州中學初中二年級六班。

  

這是異鄉,年少的美英清楚地知道。   

 

她是寄人籬下,美英第一次知道了原來寄人籬下這樣的詞也會和自己連在一起。

  

當然,姑媽待她很好。 到新學校的第一天,老師安排座位。因為又瘦又高,美英被安排到教室靠後面的地方。

  

落座前她看到身後有個女孩子很友好地沖她笑笑,美英沒有回應,但是這笑容讓她心底泛起一絲感動的漣漪。   

美英在新學校認識的第一個同學也就是這個對她微笑的瘦高個女孩。   那是美英上學的第一天下午,上體育課。   

全州,四月的氣溫已如盛夏。   

 

 

 

那天上課列隊站好,體育老師帶著先做了一套準備活動,然後說,“沿著操場跑一圈”,沒跑出幾十米,黃美英就覺得鼻孔裡有一股液體流淌出來。   

 

她愣住,站在那裡,發現鼻血血流如注。  

 


“呀,你流鼻血了。”這時她聽見一個女孩的聲音,“老師,黃美英流鼻血了。”   

其他同學停下了腳步朝這邊望著,老師也走了過來。   

 

鼻血還在止不住地往下流淌。   

 

這時身邊的這個女孩給美英遞過一張紙巾。  

 

美英接過紙巾,用手摀著鼻子條件反射地把頭仰著,想要以此阻止鼻血繼續流出。誰知一仰頭,鼻血倒流入咽喉,她被嗆住猛烈地咳嗽起來,然後趕緊把頭低下,血流得更厲害了。   


美英非常驚駭,有種眩暈感,她覺得這鼻血已經流得令她有頭暈目眩的感覺。   


正驚惶不知所措,聽見身邊那個女孩說,“你的頭不能低下也不能仰著,就自然地平著。”女孩一邊說著一邊又拿出紙巾團成團遞給黃美英,讓美英試著把鼻孔堵上。   

紙巾很快被浸濕,血還在往外浸。   


這時美英聽到已經來到身邊的體育老師說,“太妍,你馬上帶這位同學到校醫務室去。”   


“是。”身邊的女孩答道。   

她被這突如其來的鼻血嚇著了,不敢有任何大幅度的動作,她一廂情願地認為只要不動也許鼻血就不會流淌得這麼嚇人。   

美英呆立原地不敢動,那一刻她連話都不敢說了。但是,她牢牢地記住了身邊這個女孩的名字,金太妍。   

太妍一直緊緊地握著美英的手把她牽到了校醫室。   

校醫看了看情況,溫和地對黃美英說,“不要怕,是因為天熱乾燥引起的。簡單地處理一下就好了。”   

鼻血果然停住沒有繼續。   


美英的衣服前襟全是血跡,很恐怖。   


這時她才驚魂稍定,望望身邊的太妍說“謝謝你。”   

 

太妍看看她,又看看她的衣服,說,“我去跟老師說,我陪你回家換衣服。 ”   


黃美英充滿感激地使勁點點頭。

  

姑媽家距離學校不遠,就十多分鐘的路程。

  

本來黃美英可以自己回家去換衣服的,可是衣服的前襟一片殷紅,像上演了恐怖片。美英有點害怕回家路上會遭遇的異常目光。   

 

還有,她也有點怕自己獨自一人走那一段路,萬一路上鼻血又流了出來怎麼辦?   


有個人陪在身邊會令她心安很多。   

 

一會兒,太妍氣喘吁籲地跑回來說,“老師同意了,咱們走吧”。   


黃美英看看眼前這個女孩,心裡驀地一濕,想要落淚。   


她匆忙掩飾了自己的情緒,跟著太妍一起往姑媽家走。   

 

就這樣,她們成了朋友,然後成了好朋友。   


從那個夏天開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bo仔 的頭像
bobo仔

taeny

bobo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ibro
  • 頭香~
    感覺還不錯的小清心
    版主加油!!!
  • 謝謝你的支持>////<

    bobo仔 於 2013/12/31 15: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