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VmSYj  

 

 

5.


太妍填報誌願的時候選擇的是首爾,雖然她其實無所謂到哪個地方讀大學,只要離開家鄉就好,越遠越好,但是在填寫志願的時候她還是每一個志願都填的首爾,無一例外。   

 

因為她記得美英曾經說過她要考這個城市的大學。   

 

潛意識裡她是不是還想著可以跟美英見面重逢?人心真是很幽微莫測的。   


太妍考入首爾的一所理科大學,學的是建築專業。   


理工科院校的女生比較少,還有,是因為學理科的女生好像都不怎麼在意自己的外貌?所謂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中太妍顯得比較醒目。   


是一種清秀挺拔、素潔淡雅的醒目。   


也是穿著打扮上的“有型”。   


說這話的是太妍的室友林允兒。  


 有一天在寢室裡,林允兒看著太妍對著寢室牆壁一側的鏡子摳襯衫鈕扣。   


太妍穿一件黑色小方領襯衫,一條深色牛仔褲,允兒一邊看著太妍一邊煞有介事地評價,“嗯..有型,很有型。”   


太妍笑,問她,“有什麼型?”   


“有那什麼什麼的型。恩~”允兒想說什麼,可是又故意隱藏的樣子。   


太妍沒有理她,“走啦,再不走該遲到了。”說著跟允兒一起走出寢室。   

 

 

-----------------------------------------------------------------------------------------------

其實太妍並不是一個講究穿衣打扮的人,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進入大學,她發現真的已是成人。   


上大學真是一個太不一樣的人生,忽然之間你就被身邊人目為成年人而不是孩子了。成年人應該有成年人的樣子。   


她很自然地想起美英曾經說的,“一個人必須應該注重自己的形象,這是對自己的尊重,也是對別人的尊重。”   

 


“怎麼注重法?”她記得當時這樣問美英,“我最不耐煩去選衣服去搭配了,怎麼注重形象?”   

 

“其實很簡單,穿衣時注意全身著裝的色彩不要超過三種就好。”   

 

“哦?”太妍繼續聽美英講。   

 

“不要把自己弄得像個五顏六色的花園,上裝、下裝、包括腳上的鞋,配色最好不要超過三種。”   


“顏色不超過三種,那,服裝的式樣那麼多,怎麼選? ”   


“選適合自己的唄。”   


“像我這種最不耐煩去試衣買衣的人怎麼辦?”   


“其實,簡單、經典式樣的服裝往往又沉穩 ??低調又耐看。”美英很老練地說。   

 

“比如?”   


“比如襯衫、牛仔褲,都是很經典的式樣,穿好了一樣非常好看。”   


“可是外衣總是有那麼多顏色,怎麼選?”   


“不知道選什麼顏色時候那就用只需在兩種顏色中選擇。”   


“哦?哪兩色?”   


“黑色,或者,白色”,黃美英像個專家一樣頭頭是道地說。   


太妍笑,眨著眼睛打趣地說,“哦,原來還有這麼多理論,受教了,黃老師。”   


她知道美英其實是在紙上談兵。美英什麼書都看,包括服裝雜誌。美英有個觀念,只要她沒有看過的書她都有興趣翻翻,“因為,從每一本書中你都可以學到一些東西。”   


對美英這樣如飢似渴地“學習”太妍從來不以為然,“你累不累呵?”她總愛這樣問美英。中學時候的太妍根本是一個靜不下來的人。   

 

所以美英的這套著裝理論是直到太妍離開家離開了給她置辦服裝的媽媽才開始實踐,她很快發現美英這些“紙上談兵”的理論居然很實用。   

 

她是懶得在買衣服的事情上費甚麼時間的人,她對此道太不在行。但是,她發現只穿這兩三種顏色、式樣簡單的衣服,也常常被同學讚為品味不俗。   


真是歪打正著,太妍心裡笑道。   


然後,就這樣,她又想起美英來。自然而然、不絕如縷地想起。   

 


奇怪的就是,她從高中二年級起就跟美英斷了聯繫,可是她還是時不時地在一些不期然的時刻不期然地想起她來。   


她們在一起的時候美英說話不多,可是怎麼現在總是常常非常準確地想起美英說的種種?

 

太妍自己也不能解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bo仔 的頭像
bobo仔

taeny

bobo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