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018  

 

 

 

 

6.

太妍和室友允兒熟悉起來是大學一年級一個週末的晚上。   


那天允兒色陰沉地回到寢室。她本來是出去約會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九點鐘不到就回到了寢室。   


宿舍裡只有太妍一個人在。   


太妍在畫畫。   

太妍對學校的舞會沒有絲毫興趣。週末的晚上她一般喜歡畫畫素描,或者聽聽音樂。奇怪的是國中完全靜不下的她在進到大
學之後倒是學會了自己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做一些事情。   


允兒進來,表情沮喪。   


不需要問就能一眼看出來。   


“沒有出去?”她推開門看見太妍一個人在寢室有點意外。   


“嗯。”   


“你真是靜得下心來。”   


太妍笑笑,沒有說什麼,繼續手中的寫寫畫畫。   


“今天週末耶,你怎麼能這麼淡定?”   


太妍又笑笑,說,“我懶。”   

 

“陪我出去走走好嗎?”允兒試探地問。   


太妍抬起頭來看了看允兒,然後爽快地答應,“OK”,說著收拾起畫板畫筆。   
  


她們來到學校的操場石階上坐下來。   


光線昏暗的石階似乎永遠是大學生約會私語的好地方。   


在樹影的掩映中可以看到卿卿我我的情侶。   


她們選了一個光線不強也不過暗的地方坐下來。   


允兒有點出神地望著遠處。   


“心情不好?”太妍試探地問。   


“我失戀了。”允兒說。   


“哦。”太妍不知道該如何接這句話。   


“喜歡上了高中的一個同學。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向人家表白了,誰知,一表白了就是個'死'字。早就預料到會是這樣一個結局,可還
是不甘心,還是非要上去看看那是不是一口棺材才肯罷休。”   


太妍只是靜聽。   


“我們是高中的同班同學,我喜歡他很多年了,就是念念不忘地喜歡,就是牽腸掛肚,就是魂牽夢繞,放在心裡始終是一團亂,忽
然很想知道他的想法,就鼓起勇氣寫了一封信,長長的一封情書,一邊寫一邊覺得自己肉麻,可是好像又只有這些肉麻的句子才能
表達自己的心情,終於寫完了終於鼓足勇氣投到了郵箱裡,像個等待宣判的囚犯一樣忐忑不安地等待消息,不知道是死是活。
終於等到他今天上午打來電話說晚上見一面。激動得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可是……”   


好像所有的故事都會起承轉合於這個“可是”,太妍暗想。   

 

 


聽允兒繼續,“可是人家見面只是非常斬釘截鐵地說了這幾句話,我希望你忘了這封信,忘了這件事,我們還是像以前那樣繼續做
朋友',然後把信退還給我,說,我們怎麼可能在一起??
可是,小允,我真的想我們做一輩子的朋友。我把這封信退還給你。我已經想好了,關於我們倆,只有兩條路,一是你堅持你的感
情,那我們就不適合做朋友了,就這樣互不相欠地好說好散 ;二是繼續做朋友,這封信就忘了吧,當作沒寫過,好嗎?你想想吧小
允。說完人家給了我一個響亮的背影轉身就走了。”   

 

 

 


“這個男生真是——”太妍不知道該用什麼合適的詞語來形容。   


“她是個女生。”允兒深吸一口氣,淡淡地吐出這句話   


太妍有點愣住,不太明白允兒說的是什麼。   


這時聽見允兒坦然地補充,“我喜歡的是女生,一直都是。”   


“哦。”太妍輕輕回答一句。沒有評論。沒有多餘的話。   


她們就這樣熟悉起來,比一般同學走得更近。   

 


允兒開朗爽快,豁達大方

 

 

有時太妍會想,這事放在允兒身上,居然一點都不怪,倒顯出一種可以被稱作特立獨行的調調。   

 

 

當然,這事允兒也只給太妍說了。她信任太妍。純屬直覺。直覺告訴她太妍是一個可以信任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她還有另一個直覺,那就是,太妍也是一個喜歡女生的人。   

 

 


雖然暫時沒有看出什麼跡象來,但是,這是允兒一個大膽的假設。  

 

"你真的沒有喜歡女生"後來熟了之後允兒問他的一句話

 


“你真的沒有發現自己喜歡女生?”看太妍不接招,允兒繼續追問。   

 


太妍還是笑而不答。   

 


“也許,你還沒有遇到那個讓你發現真身的女人。我怎麼覺得你真的特別有LES的感覺?”允兒還在叨叨著自己的“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bo仔 的頭像
bobo仔

taeny

bobo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